第41章 生辰宴1

  • 作者:荷華
  • 類別:古代言情
  • 更新時間:2個月前
  • 本章字數:2030

既是要競選太子妃,李蔚兒當然得好好準備一番的。

這三天,可以說,除了專門伺候她飲食起居的阿達以外,就連沈謐,都見不到李蔚兒一面。

沈謐也不急,身為太子,自是有很多事務需要處理,待二人都忙完,已是三天之后。

沈謐一身簡單的金色宮裝,腰間帶了個琉璃玉佩,便在太子府門口等候李蔚兒。

李蔚兒向來不喜奢華,皆是素衣淡容。

今天卻濃妝艷抹了番,一身淺黃色旗裝,最外面罩著石榴紅織錦面的披風,一雙纖纖玉手大方的露在外頭,看起來倒有幾分高貴。

“怎么樣?好看嗎?”李蔚兒站在臺階上,對著沈謐轉了個圈。

某人明明都看恍了眼,卻依舊很不給面子,淡淡道:“八寶齋的衣服不錯。”

說完,沈謐便直接上了車。

“嘁,明明就是老娘天生麗質!”李蔚兒沖他做個鬼臉,在阿達的陪同下,上了另一輛馬車。

“蔚姑娘,太子讓小的提醒您,今日前來為貴妃娘娘賀壽的,還有南國公府家的少家主和禮部侍郎家的千金。此次宴會,可是關系到太子妃之位,望姑娘切不可掉以輕心!”

上了馬車,阿達好心的提醒道。

“南國公府的少家主?”貌似這位少家主很是位人物,光是這兩日,她就聽見沈凌云和沈謐說過好多次了。

“正是,南國公府少家主名喚南宮弈星,據說是這位少家主不僅從小能歌善舞,兵法騎射更是一絕。”

“是么?這也當的上是一名奇女子了吧?”李蔚兒說道。

“可不是嗎,就連圣上和貴妃娘娘,都對這位南宮少主另眼相看呢,畢竟這皇族與世家聯姻,也可為太子今后尋一份助力。”

李蔚兒不再說話,而是輕輕點頭。

看來這場宴會,注定不會太平的,她既然做出了選擇,那就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吧!

……

宴會在李貴妃住的景仁殿舉辦。

當李蔚兒一行人到來時,景仁殿里早就已經高朋滿座,賓客云集了。

許多王公貴臣看見沈謐一行人出現,紛紛趕著上來拍馬屁。

李蔚兒老遠就看見,坐在主位上那個,身著龍袍的男人,和他身邊打扮華麗的婦人,想必就是皇上和貴妃娘娘了。

“殿下,您先就座吧,蔚兒還需為壽宴準備一番。”李蔚兒朝沈謐福了福身,便帶上阿達去了偏殿。

待李蔚兒到偏殿時,所有在壽宴上獻藝的女子都已經在此準備就緒了,一看見李蔚兒走進來,便開始竊竊私語。

“哎,這不是剛剛和太子殿下一同赴宴的女子嗎?”

“是啊,聽說也是來競選太子妃的呢!”

“喲,這女子莫不是哪家世家侯府的千金?”

“害!什么千金啊,就是殿下在外面隨便撿來的,我看也就空有一副好皮囊,這才蠱惑的咱們太子,讓咱們太子帶她來參加貴妃娘娘的生辰宴,妄想攀上枝頭當鳳凰呢!”

李蔚兒冷笑一聲,她自是不會在意這些閑言碎語的,畢竟……咱們都是靠實力說話的人,到時候就是,誰丑誰尷尬了。

這些人唯恐李蔚兒聽不見,一個比一個說的大聲。

而李蔚兒本人呢,卻如同置若罔聞似的,淡定的找了一個位置,坐了下來,吩咐阿達為她上妝。

南宮弈星也在偏殿,看到李蔚兒對眾人的態度,眼里閃過一絲贊賞,不疾不徐的走到李蔚兒跟前,友好的打了個招呼:“想必這位就是李蔚兒,李姑娘了吧?”

李蔚兒抬頭,看著身著長袖舞衣,容顏姣好的女子:“你是南宮姑娘?”

卻見那女子笑道,“你這姑娘倒是有趣,旁人都是喚我少主,你卻喚我姑娘。”

說著,南宮弈星直接坐到了李蔚兒旁邊,引來眾人不解的目光,紛紛散去,不敢再找李蔚兒的麻煩。

李蔚兒看著人群散開,對著南宮弈星投以感激的一笑,“多謝姑娘為我解圍。”

雖然她根本就不在乎這些流言蜚語,不過,對于南宮弈星的示好,李蔚兒還是照單全收了。

畢竟多一個敵人,不如多一個朋友。

“叫我星兒便好。”南宮弈星打趣兒道,“說到底,我也是個姑娘家,叫星兒還能顯得我柔弱一些。”

李蔚兒聞言,也是掩面一笑。想起這位少家主在世人眼中可是熟讀兵法,憑一己之力振興一個家族的人,眾人自然將她與男子同等。

“那星兒也別李姑娘的叫我了,喚我蔚兒即可。”

“好,那我就不耽誤蔚兒為貴妃準備壽宴了。”說完,南宮弈星禮貌的向李蔚兒微微頷首,往外面走去,舉手投足之間透著一股高貴。

“蔚姑娘,阿達之前還以為這南宮姑娘不太好相處,如今看來,為人卻是如此古道熱腸。”阿達邊為李蔚兒挽起高高的發髻,一邊說道。

李蔚兒拿起桌上的紅胭脂,在眉心點了一個梅花樣式的妝容。

“也許是吧。”

……

景仁殿中。

眾人都已經入席就坐,沈謐也坐到了沈凌云的對面。

極樂站在李貴妃身旁,遠遠的看著沈謐,希望他能朝這邊看一眼,沈謐卻一直與大臣們客套,根本沒有往主位上看過。

宴會開始之前,沈舒才姍姍來遲,對著主位上的帝妃二人行禮。

眾人也紛紛向貴妃道賀,絲竹之聲不絕于耳,好不熱鬧。

“臣弟見過皇兄,恭賀嫂嫂生辰,略備薄禮,還望嫂嫂笑納。”待平身后,又好似才看見坐在次座的沈謐沈凌云二人。

“許久不見太子,一切安好?”沈舒一副和藹可親的模樣。

“勞皇叔惦記,孤一切都好。”沈謐從座位上站起,客套道。

沈謐作為皇長孫,按理需向沈舒行禮,但由于他是皇室中唯一的孫子輩,被先皇封為滄月皇太子,并特許除了父母,其他皇室接不必行跪拜大禮。

“也是,聽說太子殿下近日,結識了一名閉月羞花的女子,還不惜為了這女子與嫂嫂爭論了一番,本王一想太子乃一國儲君,怎會做此糊涂事,太子您說對吧!”

热博rb88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