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前世

  • 作者:唐小糖
  • 類別:古代言情
  • 更新時間:2019-12-23
  • 本章字數:1207

金夏明德二十三年秋,太子金風行暴亡,老皇帝病危,群臣上書將晉陽王之子金沐云入嗣,封為儲君。

“啪!”清脆的巴掌聲在宮墻內響起,劃破了深夜的寧靜。

只見荷花池邊,被五花大綁的金楚幽跪在地上,臉上有明顯的五個指印,嘴角隱隱滲出血絲。

在她面前站著的是新任太子的妹妹,晉陽王郡主金雪蓮。

“金雪蓮,你深更半夜把我帶到這里來,到底要做什么?”金楚幽怒瞪著金雪蓮,如果目光能殺人,她真想把金雪蓮碎尸萬段。

“死到臨頭還這么大聲?你以為你還是那個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五公主嗎?”金雪蓮得意地笑道,“實話告訴你吧,為了這一天我等的實在太久了。”

“你這個披著羊皮的狼,我早怎么沒看出你的狼子野心?”

記得一年前這對兄妹剛進宮的時候,金沐云恭謹有禮,金雪蓮則怯懦柔弱的就像只純美的白蓮花,分分鐘就能勾起人的保護欲來。

卻不知,那柔順乖巧的外表下隱藏的是一顆怎樣惡毒的心?

“現在說什么都晚了,不過這一切還都要感謝你呢。”金雪蓮諱莫如深地一笑,“要不是你,我還發現不了風行太子的秘密,他也就不會自殺了。”

“你胡說,太子哥哥分明是墜馬而亡,怎么會是自殺呢?”

“那就要問你了。”金雪蓮上前一步,從袖子里掏出一塊鴛鴦戲水的絲帕,帕角還有楚幽親手繡的“幽”字。

“金風行到死手里都緊緊攥著這塊絲帕,你說這是為什么?”金雪蓮把帕子扔在楚幽的面前,上面還有金風行的斑斑血跡。

“這個帕子是我給太子包扎傷口用的,又能說明什么?”

“你沒看到上面還有風行太子題的一首血詩,兩情若是長久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?”

金雪蓮俯下身,抬起楚幽的下巴,“嘖嘖”兩聲,“金夏國第一美人果然不同凡響,連自己的哥哥都被你迷的神魂顛倒,真是好手段。”

“這怎么可能?太子哥哥不是那種人……”金楚幽的腦袋“嗡”地一聲炸開般,她不敢相信溫文爾雅的太子哥哥竟然會喜歡上自己的妹妹?

“哼,那是因為他根本就是個野種,還一直霸占著太子之位整整二十五年,這簡直是金夏國的奇恥大辱!”

金雪蓮的表情越發猙獰,在深夜看來十分可怖。

“那是個謠言!”太子的生母柔妃娘娘原本是南詔國丞相之女,在生太子時早產加難產,不久就去世了。

之后關于金風行身世的謠言就從未停止過,大家都說金風行是南詔皇帝的種,在他母親來金夏前就種上了。

“是不是謠言,你等一會下去問問他就知道了。”金雪蓮說罷,一擺手,幾個手腳麻利的太監就過來把金楚幽抬了起來。

“金雪蓮,你敢殺我,父皇和梅錦城都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梅錦城是大夏國最年輕的丞相,也是金楚幽的未婚夫。

“皇上已經自身難保了,至于梅錦城,也許你還不知道吧,他早就是我的裙下之臣了,哈哈哈……”

伴隨著金雪蓮刺耳的嘲笑聲,楚幽被扔進刺骨的荷花池中,冰冷的池水倒灌進口鼻,她掙扎起來。

忽然一道白色身影飛奔而至,楚幽的心一喜,是梅錦城來救她了……

可是讓她沒想到的是,梅錦城牽起的卻是金雪蓮的手,無視她在水中的呼救和掙扎,從始至終都沒有看她一眼。

看著相擁而去的兩個人,楚幽徹底絕望了,她閉上眼,任由池水將她吞沒……

热博rb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