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章 用血養著他

  • 作者:慕南
  • 類別:古代言情
  • 更新時間:1個月前
  • 本章字數:2031

黑暗里,他又重復說了一遍,這副模樣倒像是一個耍無賴的孩子,她不無遺憾道:“那真的可惜了,你若有子嗣將來也一定也是才貌驚艷,國之棟澀。”

他定定的望住了她,眼底似有火光,像是氣著了,好一會又閉上眼睛,終于還是什么也沒說。

分明三更天睡下的,快五更天的時候徐承衍準時醒了,院中服侍他的下人抱著他的朝服早早在門外候著了,沈秋見開門將衣服取了,親自服侍著他穿衣。

她第一次為他做這些,但是樣樣做起來似乎極熟悉。

“我明日要回一趟素衣的老家,將陸夫人的遺骸遷回京中與家人團聚。”

他點了點頭,“應該的。”

過了一會又道:“雖然你的族人們尸骨都找不到了,但是還是要建個衣冠冢。”

陸家的祖墳早就在先帝登基時扒光了,遺骸被官府刨出來扔了,而素衣也連灰都不剩下。

他抬手摸了摸她的額頭,似是安慰她,“陸氏的祖墳我已經命人在修膳了,總要讓你有個祭拜的地方。”

沈秋見輕聲道:“多謝你了。”

只是她死后,陸家已無后,將來只怕也要荒涼了。

她將徐承衍送到門口,他有些心疼道:“我叨擾了你一晚上,快回去睡吧,遷靈的事過幾日動身也不遲。”

她不置可否。

送走徐承衍,沈秋見回房收拾出門要用的衣衫,去素衣的老家,就算快馬加鞭,來回也得半個多月。

這邊剛收拾好,就聽見外面有人來報孔小姐來拜訪,沈秋見忙把她迎進來。

她二八年華,生的明艷動人,言行舉止皆是端方溫婉,沈秋見心中止不住了一陣難過,倘若他長壽,娶了這女子想必也能舉安齊眉,恩愛偕老。

她恨了他這么久,卻也是愛慕了他許久,知自己必死無疑,此刻心中無半點醋意,只一心想要他好了。

“昨日就想來拜訪師傅您了,可巧您不在了。”

沈秋見客氣的笑了笑,“你不必這般客氣,我也不過是寄居在這府中。”

她恭敬道:“您是小相爺的師傅,自是該敬重的。”

她說著又看了看左右,沈秋見會意朝清明擺了擺手。

等四下無人了,孔小姐從坐椅上站了起來,朝她斂身行了一禮,“我祖父古板嚴厲,我這才不得已上京來,您別見怪,更別聽信外面的傳言,我與相爺清清白白的。”

沈秋見想起她昨日望著徐承衍的眼神,含羞帶怯的滿是情意,徐承衍和孔小姐自小青梅竹馬,和這樣的少年朝夕相處,難免動心,她記得上一世孔小姐過了婚嫁之年仍未成親,著書立傳,成了大周朝唯一的女先生。

沈秋見將她扶起來,“我與他只有師徒名分本就為世俗所不容,況且我對他無意,你若心中有他,我倒是樂見其成的,不必顧及我。”

沈秋見說到這話頭一頓,又有些低聲道:“恐怕他不是長壽之相,你想必也聽說了,只怕沒多久好活,你愿意嗎?”

孔小姐聞言一怔,眼圈竟然紅了,她想必也看出來了。

沈秋見自知將死,如今她竟像一個老母親那般自私,只是徐承衍的事她做不得主,只能將自己的心意告訴孔小姐,以免她有什么顧慮。

孔小姐是個聰慧的人,又豈會不知道這個小相爺心尖上的人打的什么主意,她自是愿意,那怕他明日便要死了我,她也是愿意的。

沈秋見知她的心意,他的親信和恩師如今都逼著他成親,她待他冷淡,他自然就愿意了。

她送走了孔小姐,自己也轉身出了門,因為提早和徐承衍知會過,倒也沒什么人攔她。

只是到了大門口,便見沈九牽著兩匹馬等在了門口,“相爺說讓我與你同行。”

沈秋見點了點頭,兩人快馬加鞭出了京城,沈秋見知道沈九是明面上的人,他們的身后不知跟了多少徐承衍的影衛,被人窺視的感覺實在是不好,但想著可以讓徐承衍少掛些心,也就忍了。

出了京城沈秋見就放慢了腳程,游山玩水吃喝玩樂,全然不像個回去遷靈的,沈九是個正直的好青年,一路都在嘟嚷道:“你真是出來辦正經事的嗎,是找借口出來玩的吧。”

沈秋見毫不避諱的點了點頭,沈九氣結。

晚上也不知道是那根筋開竅了,問她,“要是等你回去,小主子真的和孔小姐成親了,你當真一點不傷心?”

沈秋見笑了笑,這點疼她還是能忍的。

到了素衣的老家已經是一個月以后,幾片磚瓦房孤獨立在池塘邊,房門緊閉著,推開門,灰塵撲面而來,供桌上孤零零的擺著陸夫人和陸顯的牌位。

沈秋見恭恭敬敬的上了香,花了好些時間將屋子打掃干凈了,當晚就在這里住下了。

夜半三更,蟲鳥還在窗外鳴叫不止,沈秋見睡不著,索性披衣起了身。

對面的廂房還亮著燭火,門半開著,沈九伏在桌上提筆不知寫著什么,寫一會停一會頗是苦惱的模樣。

他自幼習武,文墨并不擅長。

沈秋見見他抓耳撓腮的模樣噗呲一聲也樂了,他抬起頭見是她,伸手將桌上寫了一半的信箋給蓋住了,沈秋見在他指尖漏出的縫隙看到一行字,“已在素衣老家,小師傅恐無心思歸。”

看來他是將她每日的行程細無巨細的報給了徐承衍,但她這一月來翻來覆去就是吃吃喝喝了,也沒什么新意可寫。

她站著門口興災樂禍的道:“也難怪你苦惱,只怕寫不出什么新鮮的東西,你主子看得無趣吧。”

沈九被她看穿了,也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,“我也覺得如此,但是小主子還是要我每日寫。”

他說完怪異的看了她一眼,臉突然紅了,那句大概是小主子想你了的話,沈九終歸沒好意思說出口。

陸夫人就埋在后山,沈秋見幾乎每天早上都去,絲毫不提遷墳的事。

沈九幾乎疑心她從此就打算在這里隱居了,她卻淡淡道:“在京里也無事可做,不若這里自在些。”

热博rb88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