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 被吃豆腐

  • 作者:秦歌言
  • 類別:穿越時空
  • 更新時間:2018-08-18
  • 本章字數:2059

沈清竹鋤了一下午的地,這握著鋤柄的手都磨起了水泡,腰都快要彎斷了,日頭這才下了山,沈清竹扛起鋤頭才回家了。

得趕緊回家收衣服做飯,天黑了就看不見了。

沈清竹走在小路上,就看到前方快步走過來的人。

那人一身短打,褲腿都擼到了膝蓋上,正壓低著帽檐悶著頭朝沈清竹快步走來。

沈清竹見他走的飛快,忙側過身子就要讓那人過去,可沒想到那人壓根不看路,直接朝沈清竹撞了過來。

肩膀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,沈清竹悶哼一聲,隨即感覺到自己腰部被人狠狠地捏了一把,那個男人連句道歉的話都不說,悶頭快步離去。

自己被人偷吃豆腐了!

“王八蛋,你是哪里的?你給老娘站住!”沈清竹反應過來,立馬大聲喊道。

那人沒想到沈清竹竟然會喊自己停下,溜走的腳步越發的急促了,這下子,沈清竹是更加地堅信了這人剛才是故意吃自己豆腐的舉動。

沈清竹可不是省油的燈,將手里的鋤頭往前一揮,直接就勾住了那人的小腿,那人跑的急,哪里會料到沈清竹竟然簡單粗暴到竟然用鋤頭直接揮他,一個不穩,直接就摔倒在田埂上,直接摔的滿嘴都是泥巴。

他剛想要破口大罵,沈清竹直接一腳就踩到了他的臉上,手里的鋤頭狠命地往下一錘,只離那人的臉一指遠,望著被鋤的已經發亮的鋤頭,那人剛到嘴邊上的臟話,嚇的悉數吞進了肚子里。

“你個不要臉的,竟然敢捏我,你是活能耐了,信不信我把你手剁下來!”沈清竹大吼道。

聽到了這邊的動靜,陸陸續續有回家的村民都圍了過來,那人見有村民過來了,原本想著這下子有救了,讓大家伙看看這彪悍的女人,哪里知道,這人狠狠地踩了自己的臉幾腳之后,用力狠狠地踢了自己幾下,力道大的,讓那人幾乎快以為自己被踢斷肋骨。

見有人過來,那人被踩的臉,努力地想要發出聲音求救,哪里知道,沈清竹放開她,直接嚎了起來:“王八蛋,欺負老娘死了丈夫,竟然敢來吃老娘的豆腐,也不知道你這種人渣,欺負了多少姑娘,看老娘把你的手剁下來,看你以后還敢不敢摸女人!”

沈清竹說完,然后高高地舉起鋤頭,那發亮的鐵鋤頭閃著寒光,眼看著就要掉下來,那人嚇大聲尖叫,本已經歸巢了的倦鳥,被這凄慘的聲音一嚇,也都撲簌著翅膀,飛了出來。

沈清竹的鋤頭高高的揚起來,眼看就要重重地落下去,圍觀的人見了,馬上叫到:“焦家二媳婦,使不得使不得啊!那是咱們村子里的二麻子啊!”

二麻子?

沈清竹本就是想要嚇唬嚇唬這個人,要是真砍了這個人的手,見了血,那還真的不好收場了,如今聽了,心里記下了這個人,可手里的鋤頭并沒有放下,還是高高的舉著:“我問他是哪里的,他只想著跑,壓根就不敢回答。我還以為他不是咱們村子了的,是跑到咱們村子里來搗亂的!我這才抓了他,想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他!”

“這人啊,平日里游手好閑,喜歡調戲人家小姑娘,今日被抓了,活該!”其中有一個婦人啐了一口。

這圍觀的村民里面也有很多婦人,之前或多或少都被這二麻子調戲過或者揩油過,如今見他被沈清竹踩在腳上,心里很是解恨。

見周圍有人說要砍掉自己的手,二麻子怕了,知道這回惹到了惡菩薩,嚇的渾身發抖。

發亮的鋤頭還在自己的頭頂上,二麻子嚇的屁滾尿流,求饒道:“女俠,求求你,饒了我吧,饒了我吧,我就是手賤,我就是手賤!”

“手賤?”沈清竹冷哼:“像你這樣的敗類,現在是捏女人的腰,等以后呢?是不是就要殺人搶劫放火了。小時偷針,大了偷牛,就是這么一步步來的!今日,我非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你,看你長不長記性!”

沈清竹說完,在圍觀的村民們的驚呼聲中,木頭削成的鋤頭柄一落,落到了二麻子的腿上,只聽見骨頭發出的咔擦一聲還有二麻子發出的凄厲的慘叫聲,沈清竹這才拍拍手,冷冷地說道:“今日碰到我,算是你運氣不好,要是再有下次的話,我就不是打斷你的腿了,我直接就把你的手剁下來!”

沈清竹氣場強大,在這群錯愕的村民之中,直接扛起鋤頭就走了。

圍觀的婦人之中,直接就拍手稱好,村子里有幾個光棍,討不到老婆,平日里就喜歡揩小姑娘和剛嫁進來的小媳婦的油,但是他們兇神惡煞,一副閻羅王的樣子,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。

而且,她們平日里被二麻子揩油,哪里有臉敢說出去,雖然只是被摸下屁股,捏下手,或者是說幾句渾話而已,但是,畢竟是女的,羞的簡直是想要找個地洞鉆進去,哪里會大聲嚷嚷出來。

如今可好,這沈清竹不僅嚷了,還打斷了那人的腿,這可真的是大快人心啊!

有婦人曾經被二麻子羞辱過的,如今都不忘上前去踢兩腳,吐兩口唾沫,發泄了下心中隱藏的怒火,要多舒爽有多舒爽了。

而沈清竹則扛著鋤頭,在眾人的注視之中回了家。

每個村子里都難免有這種小混混之流,今日他來掐自己的腰,若是自己不給他顏色瞧瞧的話,說不定明天就要來捏自己的臉,甚至到最后很有可能……

沈清竹眉頭緊皺,腳步走的飛快,這些色狼做壞事的苗頭一露,就要掐死他們,不然的話,以后吃大虧的可就是她了。

她不是個忍氣吞聲的人,今日遭受了這樣的委屈,肯定是要還回來的。

圍觀的村民見二麻子躺在田埂上,這一半的身子都被田埂下的水給打濕了,這般狼狽的樣子,平日里都被這人給欺負過的,也都解恨的很,也不管這個人,一個個笑著都揚長而去。

二麻子躺在那里,一條腿已經被打斷了,疼的鉆心,心里對今日所做的決定,是異常的后悔。

热博rb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