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婆媳爭斗

  • 作者:秦歌言
  • 類別:穿越時空
  • 更新時間:2018-08-07
  • 本章字數:2018

“沈清竹,你個喪門星你還不起來做早飯,懶成這樣作死啊!豬沒喂、衣裳沒洗,院子沒掃,飯還不做,你要死啊!躲在這里偷懶,快出來……出來……”

門外不斷地傳來砸門的聲音,砰砰作響,柴房本就破舊,稀泥糊的一個破房子,在那大力的手掌心下拍的啪啪作響,房子隨時都能塌了。

聽著昨天聽了一天的那凄厲的老女聲,沈清竹沒有睜眼,煩躁地隨手拉起身上的那層破棉被就要蓋住頭,可是經不住那近乎酸臭的味道,迅速地又將棉被給拉下去了。

臭啊,太臭了。

破啊,太破了。

沈清竹無奈地睜開眼睛,看著那黑漆漆的矮屋頂,真想三尺白綾吊死在這里。

這是柴房,啥都沒有,一堆柴火和家里不用的東西都雜亂無章地堆在這里,又悶熱不透氣,稀泥活的房子,只有一個半張A4紙那么大的窗戶,昏暗不已。

這就是她的房間,跟昨天上午她醒來時一模一樣。

她還在這個鬼地方!

商業白骨精沈清竹坐上了穿越的末班車,華麗麗地穿越了。

沒穿成公主相府千金不說,竟然……穿成了一個村姑?

不對,是穿成了村婦。

這具身子竟然已經嫁過人了,不過,好在,那個便宜相公沒洞房就死了!

昨天,剛穿過來的沈清竹渾渾噩噩,按照原主以前的生活習慣,早起煮飯喂豬洗衣服刨地掃院子,一天到晚跟個陀螺一樣轉來轉去,因為她接受不了這個事實,她想要用勞動麻痹自己。

可是,看著這還臭烘烘的地方,沈清竹已然不想再麻痹下去了。

滿肚子的詩詞歌賦琴棋書畫都沒人來欣賞,只能算了。

她還有滿肚子的經營賺錢之道呢!

她穿不回去了,那就好生地活下去吧。

不過,還想讓她當牛做馬伺候這一大家子?做夢去吧!

老娘可不是好欺負的!

當務之急,就是收拾下外面的那個老婦女。

聽著那外面讓人心煩意亂的敲門聲,還有這小柴房的昏暗,沈清竹跳了起來,眼神兇狠地盯著那扇門,門外面那大力地拍門聲,像是要把房子拍塌一樣,那老婦人還真的不擔心把自己給活埋在這里。

沈清竹眉頭一皺,鞋子也不穿了,光著腳沖到門口,拉開大門吼道:“大清早的你嚎喪啊!”

“哎喲……”

焦老太使出了吃奶的力氣捶門,沒想到沈清竹突然開門,一個沒穩住,滾進了柴房,栽到了沈清竹的腳邊上,要不是沈清竹往旁邊躲的快,說不定就當了這老妖婆的人肉墊子了!

“沈清竹,你個喪門星,開門也不說一聲,你想要跌死老娘啊!以為跌死老娘你就不用干活了?就知道你這喪門星不是個好的,一嫁進來,就克死了我兒子,現在,還要摔死老娘,嗚嗚,我咋就這么可憐啊……”焦老太頭發稀疏,腦門中間已經凸成了地中海,就前額和后腦勺一些稀稀拉拉的灰白色頭發。

沈清竹挖挖耳朵,低吼:“閉嘴!”

沈清竹有起床氣,再加上這穿越和身份的巨大懸殊,她實在是接受不了。

焦老太還在嚎,聽了沈清竹的話之后,突然噎了一下,立馬拍著大腿嚎的更帶勁了:“天啊,大家快來瞧瞧啊,這可是我花錢買來的兒媳婦啊,我兒子一次沒用到!嗚嗚,我老婆子怎么那么命苦啊,辛辛苦苦養大的兒子,一家子吃不飽給他攢下聘禮,花錢娶個媳婦進來,還克死了我那苦命的兒子哎……要她做點活,就嫌棄我老婆子了,老天啊,怎么不讓我去死了,讓我兒子回來啊……”

焦老太嚎的很帶勁,剛開始的時候,雷聲大雨點小,可是后來,許是真的想到了自己的兒子,這淚水就嘩啦啦地落了下來,看著像是真的傷心!

只不過,沈清竹對這個虐待原主致死的罪魁禍首,可沒半點的同情心。

這原主是活生生地累死的,就被這姓焦的一家給逼死的!昨天她做了一天活,就已經堅持不下去了,更何況原主還做了一個多月!

“那你就去死吧!正好跟你兒子作伴!”沈清竹的聲音冷的像是冰。

那便宜相公是喝醉了摔死的,關她啥事?

她一個新進來的新婦,連相公長什么樣子都不知道,當了寡婦不說,還被活生生地安上了喪門星的名頭,誰來可憐她?

在家被婆婆妯娌小姑呼來喝去,出門還要看村子里人的嘲諷,誰又真正關心過沈清竹?

她就活該嗎?

沈清竹看著這個頭發花白的老婦人,對她眼底的淚水無動于衷,女人何苦為難女人,她早死了丈夫,她可憐,沈清竹就不可憐嗎?

焦老太一聽沈清竹竟然要她去死,立馬從地上爬了起來,掄起胳膊就要朝沈清竹打過來,也不哭了,直接破口大罵:“沈清竹,你這個天打雷劈的喪門星,竟然還敢叫老娘去死,命硬專克人的喪門星,克死你親娘,克死我兒子,現在又想來克死老娘,老娘就該在我兒子下葬那天,把你跟他一起埋了,讓你下去陪他!”

別看這老婦年紀大了,可是這掄起的胳膊可是使了蠻力,沈清竹感覺到耳旁一陣風襲來,順勢往下一蹲,用力踩了焦老太一腳。

這邊沒打著,那邊又被踩一腳,這下子,可捅了馬蜂窩了,焦老太順勢一屁股又坐在了地上,哎喲哎喲地哭天喊地:“打婆婆啦,媳婦打婆婆啦,我焦家上輩子作了什么孽啊,怎么娶了個毒婦啊!要打死老太婆啦,要打死老太婆啦!”

沈清竹雙手抱胸,冷眼看著在地上撒潑打滾一點都不嫌臊的慌的焦老太,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
她快步朝外面走去,焦老太見她要走,哪里會讓她逃了,見她挨著自己近,焦老太一把上前,就抓住沈清竹的褲管一扯,沈清竹像是知道她會這樣做一般,用力往前一掙,正好一腳跨過柴房門,踉蹌著往前一栽,一下子就栽到了院子里。

热博rb88